广西司法改革护航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纪事

广西政法领域全面深化改革巡礼1

“司法重整”救活98家“破产企业”

——广西司法改革护航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纪事

□广西法治日报特约记者 尚永江

  编者按:今年以来,广西政法机关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决贯彻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特别是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策部署,统筹推进政法机构改革、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和政法各单位改革,主动破难题、补短板、强弱项,积极稳妥推进政法领域各项改革,呈现全面发力、多点突破、纵深发展的良好局面,以实实在在的改革成效推动政法工作水平的整体提升。

  本报从今日起,刊发一组广西政法领域全面深化改革的成果报道,敬请垂注。负债30多亿元集床垫、建材、房产开发于一体的广西睡宝床垫集团有限公司,通过法院依法重整引入战略投资11.8亿元,绝地逢生,使3500多名职工有活干、有饭吃、有社保;负债超18亿元经营中国第一个山水实景演出《印象·刘三姐》文化企业的广维文华旅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法院及时依法介入重整,科学选择管理团队,从2018年12月重整到今年10月底,实现营收2亿元,上缴税金6800余万元……

  广西在深入推进司法体制改革中,充分发挥各级法院在破产审判中,对市场经济主体的有效拯救和有序出清作用,对有发展希望、有存续价值的困境企业实施拯救,有效推动了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高质量发展。2017年以来,广西各级法院成功重整柳州正菱、柳州“睡宝”、《印象·刘三姐》、柳化股份、鹿寨金利、亚泰房开、万德七星水泥、鑫能发电公司等98家公司。

  2018年,全区法院受理破产案件581件,结案421件,涉案债务额1169亿元,涉案企业资产665亿元,涉案债权人1.8万人,涉案民营企业占比90%以上。通过破产重整,引入重整资金近440亿元,化解、盘活债务和资金270亿元,稳定了3.3万名职工就业,使100多亿元银行债权以债转股方式得以保护。

服务大局,精准定位破产审判

  柳州因工业而建,以工业而兴,见证过辉煌的历史,但随着工业转型升级动能不足,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产能过剩矛盾突出,资本动力不足,产业结构亟待转型升级。受经济发展大环境影响,一些具有良好发展前景的企业也进入困境,甚至面临破产清算,柳州稳增长、提质量任务异常艰巨,对法院破产重整审判工作提出了新任务、新要求。

  自治区和柳州市两级法院以司法改革为契机,通过创新企业破产审判机制体制,积极服务和保障广西经济社会健康稳定发展,先后制定《关于破产程序中有关税务问题处理的指导意见》《破产案件审理流程规范》《破产管理人履职行为管理办法》《破产管理人考核实施办法》等文件,将破产审判定位于作为服务广西中心工作,护航经济发展的有力抓手,抽调具有丰富企业破产工作经验的法官,组建服务企业破产重整专业审判团队。

  “柳州中院主动作为,积极服务柳州经济发展,站位高、角度准、措施硬,其做法和经验值得肯定。”柳州市委书记郑俊康多次对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护航经济发展、支持地方企业发展的做法给予肯定。

  “破产审判既是司法难题,也是社会稳定难题,牵扯面广,问题复杂,涉及社会方方面面的因素,党委领导、政府支持对于审好破产案件至关重要。”柳州中院院长文秋德说。

  柳州市委、市政府在机构编制整体缩编的情况下,批准柳州中院成立清算与破产审判庭,从组织上保障了破产重整案件的专业化审判。推动建立以联席会议为载体的“府院联动”工作机制,支持破产案件审理。

  成立由市政府常务副市长为召集人、相关20家政府职能部门及县、区政府领导为成员,市中院主管副院长作为特邀成员的联席会议机制,重点研究解决职工安置、土地收储、税务减免、利息暂时止付等具体问题。

  柳州中院还通过审判业务大数据分析,对涉及群体性劳动争议、民间借贷、金融借贷等诉讼较多的重点企业,及时向政府通报,早提示、早预警。在破产案件受理前,积极与政府相关部门沟通交流,召开联席会议,分析企业状况,从法律上指导破产工作组完善破产申请准备;案件审理中,吸纳政府有关部门、工作组组成破产管理人,主导清算工作,确保在依法行政的前提下支持破产重整,发挥政府职能做好破产期间稳定工作。

重整优先,抢救濒死企业

  “睡宝——让天下人都睡好!”这个广告词曾经家喻户晓,其生产厂家广西睡宝床垫集团有限公司始建于1990年,前身是柳州市床垫厂,其睡宝系列床垫、涂料拥有40多项专利,产品在华南市场占有率曾一度达到67%。

  1999年7月,广西睡宝床垫集团在经济体制改革后,逐渐发展成为一家跨区域发展、多元化经营的大型民营企业,关联企业达20多家,分散在柳州、防城港等地。

  2012年以来,由于公司及其关联企业盲目扩张,大量借贷高息资金投资房地产行业,企业管理不善、房地产市场调整等多方原因,睡宝公司及其关联企业最终因资金链断裂而陷入经营困境,企业共负债近30亿元,涉及债权人、企业职工、购房户等近2000人。

  2017年,接到该企业的破产申请后,柳州中院经过充分的调查研究,认为该企业具备再生条件,遂裁定破产重整,并实施边经营边重整的模式。2018年,该企业的营业额即达到3亿元,缴税4500余万元。

  《印象·刘三姐》被誉为中国第一部山水实景演出、广西旅游活名片、阳朔旅游晴雨表,2017年,广西桂林广维文华旅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因资不抵债,申请破产重整。

  印象里,《印象·刘三姐》演出票房和口碑都不错,旅游旺季更是一票难求。然而,风光的背后是广维公司为股东及其关联控制人代偿或担保债务总额超过18亿元,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不抵债,向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破产重整申请。

  自治区高院在破产审理中,通过招标方式进行公开开标,从交纳投标保证金、具体重整方案的可行性等方面进行综合分析研判,最后确定北京天创文投演艺有限公司,以7.5亿元出资额作为重整投资方。

  经过3个月21天的努力,《印象·刘三姐》案重整程序全部完成,800多名演职人员就业机会得到保障,妥善解决了关联公司548名职工安置问题,目前案件重整计划已执行完毕,自治区党委政府、地方党委政府及社会各界均高度评价本案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相关产业通过《印象·刘三姐》项目实现大幅升级改造,大力推动了地方经济发展。

  实践中,广西各级法院推行“三审查”工作法,即对申请到法院的破产案件,一是审查和保护破产企业的优势资产;二是审查破产企业的潜在价值;三是审查破产企业新的生机和机遇。

  “重整制度集中体现了破产法的拯救和再造价值,是现代破产法的灵魂所在,是司法介入与私权保护的有机结合。”柳州中院从事破产审判的副庭长孙翔说。

  自治区高院民二庭庭长蒋太仁说,自治区高院以直接受理全区重大疑难复杂重整案件的方式,抓住类型破产案件审理中的难点、热点问题,创新探索解决方式,以点带面,进一步增强对下级法院破产案件的审判指导,有效提升企业破产重整案件的成功率。

府院联动,助力企业重整重生

  广西作为边疆、民族和欠发展地区,破产重整审判工作起步较晚。

  2015年,自治区高院成立破产案件审理方式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随后,南宁市、柳州市、荔浦县等法院成立专门的清算与破产审判庭,全区各级法院结合工作实际,陆续成立破产案件专业队伍,目前破产审判团队超过350人,入册的企业破产案件管理人达到119人。

  从停工近8年的广西阳鹿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进行司法重整复工通车,到柳化股份公司近405家债权人、约22.15亿元破产债权得到化解,再到涉及各类破产财产15亿元的广西睡宝床垫集团公司破产重整……一路走来,广西破产审判工作由粗放到规范再到精品的发展过程。

  见到公司由死而生,职工们更是感慨万千。“工资准时发放,社保费用准时缴纳,我们的生活来源有了着落,可以安安心心地上班了。”柳州鹿寨金利水泥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职工债权人代表、金利公司成品车间主任谢志德说到动情处,几度哽咽。

  在破产过程中,广西各级法院要求企业和管理人向债权人和出资人披露有关信息,不掩饰不隐瞒,同时接受债权人和出资人的询问咨询,方便债权人和出资人详细了解重整计划的制订细节,清晰地比较选择各种重整方案,让重整计划在阳光下运行,确保自身利益最大化,也为重整计划的顺利表决通过奠定了基础。

  为有效推动企业重整重生,广西法院积极与发改、税务、财政等政府部门建立“府院联动”深度协作机制,化解破产审理中涉及的职工安置、税务处理、破产费用保障等重点难点问题。同时,积极建立和运用破产审判“府院联动”机制及上下级法院司法联动机制,合力破解破产审判难题。

  “广西法院将破产审判作为优化营商环境、依法处置‘僵尸企业’的重要抓手,充分发挥破产审判工作依法促进市场主体再生、优化社会资源配置的作用,为广西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了优质高效的司法服务和保障。”自治区高院副院长戴红兵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