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初中生与未成年同学相约河边游泳发生溺亡,同伴是否担责?看法官怎么说

  □广西法治日报记者钟小伶 通讯员梁珊


  南方多江河,清凉的河水是夏天孩子们的天然游泳池,但未成年孩子在没有家人陪护下自行到江河游泳风险极大,稍有不慎便会发生意外事故,引发生命危险,当前疫情好转,各地学校陆续复学,游泳事件频发,应当引以为戒。近日,北流市法院对一起17岁初中生与同学到北流圭江游泳发生溺亡的生命权案件作出了判决,对同行未成年小伙伴作出了无需担责的判决。


  相约游泳,两人溺水一人死亡


  2019年4月28日,家住北流市城区的8个初中生,趁着周日相约到城区沿江路的刘某同学家里玩耍,因当天气温较高,小伙伴们又唱又跳玩的出了一身汗,14时左右,几个小伙伴当即决定到北流圭江游泳。起初,会游泳的孩子率先跳进河里开始玩水嘻戏,当发现河边水并不太深(当时河边水深约为155cm),大家便放松了警惕,其他不会游泳的孩子也相继跳进河里玩水,不料正当小伙伴们玩兴正浓的时候,不会游泳的卢某与何某在玩耍过程中发生了溺水,其他小伙伴发现后当即用竹竿对二人进行营救,另外几个同学边报警边跑向附近果园找大人帮忙救援。但因时值雨季,河水湍急,何某被冲走一段距离后抓住了旁边的树杈被救上岸,而卢某在大人赶到时已不见了踪影,待施救队将其救起时已发生溺亡。


  父母起诉同伴要求赔偿损失


  2019年8月6日,卢某父母将与卢某游泳的7名同伴及他们的父母诉至法院,认为刘某作为提议者和召集者应对整个游泳活动的安全防范、安全预案等负责,而在整个过程中刘某既未要求参加人员注意安全也未提出警示,对于本事故应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其余6名同行被告在游泳过程中未尽到互相照顾义务应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应共同赔偿卢某父母因卢某死亡造成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经济损失约31万元。因7名同行者均系未成年人,其法定监护人未尽到监护责任,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7名同行者认为不构成侵权拒绝赔偿


  刘某的家属认为,刘某本不认识卢某,是其他同伴者邀请一同前往游玩,且在派出所的问话笔录中,其余小伙伴都提到没有谁先提出来去游泳,原告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因此刘某不是此次游泳的提议者和召集者,对卢某的死亡,在卢某、何某发生溺水时,刘某也积极实施了营救,刘某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其余6名同行者的家属认为,卢某是此次游泳中年龄较大的,其余孩子均为14、15岁,且大部分也不会游泳,即使会游泳也是能力有限,在伙伴发生溺水后,他们也积极进行了营救和报警,他们与卢某的死亡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不存在侵权行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判决同行者无需担责


  北流市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儿子卢某在游泳中死亡,原告以7名同行者“未尽安全注意义务也未尽救助义务”为由,认为7名同行者存在过错,虽然7名同行者与卢某一起游泳,但7名同行者不是本次游泳的组织者或管理人,不存在对死者卢某在游泳过程中承担注意安全和救助义务,因此,原告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目前该案件已经生效。


  法官评语:法律救助义务包括法定义务和先行行为引起的义务。法定义务主要指因法定职务、业务而具有的职责,如警察维护治安、医生救助病人、消防员救火等以及因法定身份关系所带来的夫妻、父子之间的义务。先行行为引起的救助义务,是诸如恋爱关系、同伴关系等虽没有法定义务,但基于双方意思表示共同从事某种行为或处于某种环境而具有的救助义务,如目睹女友自杀、落水,有可以预见其死亡的结果,有救助的义务或成年人带邻居小孩去游泳而应对其安全有救助义务。17岁的卢某游泳溺亡,我们理解卢某父母的悲痛,但7名同行者都是未成年人,自身的风险防范能力也低,在事故发生后,他们已采取力所能及的措施进行营救,并及时报警,不能强制要求他们不顾自身危险去对同伴进行救助。孩子私自游泳溺亡的事故年年都有发生,在放假期间,父母作为监护人,更要时刻监管好自己的孩子,以免同类悲剧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