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意执行有温度

  □广西法治日报记者钟小伶 通讯员莫洲萍


  “客厅的实木沙发先搬出去。我把冰箱里面的东西腾空了,你们再搬……”


  6月2日上午,在玉林市玉州区人民西路中华苑小区某屋内,屋主庞某林心平气和地向搬家公司工人交待。这是玉林市福绵区人民法院的强制执行现场,屋主正在腾空该房以交付给买受人。与大多强制执行现场的“火药味”不同,今天这里的气氛很平和。


  庞某林是个生意人,与原告陈某霞有生意来往。从2017年9月至2018年5月,庞某林为扩大生意陆续向陈某霞借款30万元。借款到期后,陈某霞多次向庞某林追讨借款及利息,但庞某林均以生意亏本、资金紧张为由拒绝还款,之后干脆不接电话。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陈某霞向福绵区法院起诉。


  2018年12月7日,法院审理后,判决庞某林归还陈某霞20万元借款及相应利息,另外10万元不予支持。案件判决生效后,庞某林因无力执行判决便玩起了失踪。2019年底,陈某霞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福绵区法院多次敦促庞某林履行义务,均不奏效。


  今年年初,福绵区法院依法将庞某林名下位于人民西路某小区的房产进行网拍。2月27日,该房产通过网络司法拍卖成功拍出。按照执法流程,被执行房产应在拍卖成交之后15天内腾空交付给买受人,完成案件执结。


  当时正值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执行法官在执行时多了一些考量:疫情发生后人们居家防疫,如果此时硬性执行,不仅不利于案件执结,还有可能引起新的社会矛盾。


  执行法官一方面通过执行前调解,尽可能促成原告、被告、买受人三方当事人相互理解、相互体谅;另一方面敦促被执行人尽快腾空房产,履行法律义务。经协调后,由申请执行人协助被执行人在该小区附近租赁了一套两居室的住房作为腾挪过渡住房。


  因被执行人妻子不同意腾房,认为该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情况下,执行法官、法官助理等多次通过打电话、上门走访等方式约谈被执行人妻子,向她说明法律利害关系,同时联系该房产所在居委会工作人员、网格员做思想工作,消除了其抵触情绪。


  6月2日,福绵区法院按计划对该房产进行腾空,由搬家公司将物品搬到过渡房。为了不影响孩子们正常的学习生活,执行工作组特地错开时间,确定孩子们出门后才开展执行行动。福绵区法院执行局为此专门成立了临时安抚组,与学校和老师进行沟通,妥善处理好孩子中午接送及午餐的问题。


  当天,在福绵区人大代表、福绵区妇联、玉州区城西派出所、新团社区居委会等相关人员的见证下,执行法官对室内所有物品逐一清点、打包并进行造册登记,再由搬家公司将所有物品搬至过渡房。


  “参加拍卖的时候我们也担心房产交付困难,但是福绵区法院的法官工作做得又细又实,腾房过程平稳有序,我们接手也安心。”房产的买受人表示。


  强制执行有力度,善意执行有温度。“既维护原告、买受人的利益,又帮助被执行人平稳渡过疫情困难时期,这样的人性化执法有温度。”福绵区人大代表陈畅全说。